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融汇山水的博客

 
 
 

日志

 
 

在黄龙岛的历史和现实中穿行  

2012-08-16 21:58:48|  分类: 家乡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匆匆穿行,难免挂一漏万,敬请读者诸君见谅。知道黄龙岛是在我幼年懵懂岁月,母亲在闲暇时多次说起,我家想从基湖村迁徙之前就有两个选择地,一个就是我后来的家乡——枸杞,另一个则是黄龙。也许是我差一点成为黄龙人的缘故,我从小很向往去黄龙,直到我成年后才有机会踏上黄龙岛,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县广播站学习新闻写作跟随老师去黄龙采访。后来,由于工作等原因多次了去黄龙,尤其近十年,黄龙成了我闲暇之时经常去的目的地,由此,对黄龙逐步有了更多的了解,在我的印象中黄龙岛是嵊泗诸岛最有文化底蕴的海岛之一。

对于黄龙,印象最深的是石头,黄龙的石头承载着黄龙的人文历史,也构筑着黄龙的现实生活,从五龙的边礁岙乘渡船去黄龙,老远就能看到耸立于峙岙村山岗悬崖之上元宝山,这块巨石不但奇特,且有黄龙其他物件无法替代的历史文化元素,它不但是民间传说中“女娲补天”的遗石,带有吉祥神秘的色彩,更因为光绪年间一个叫张传隆官员巡海时在此题写的“东海云龙”摩崖石刻,而成为黄龙的著名景点。渡船停靠峙岙码头,放眼望去,用黄龙岛原石——花岗岩砌成的石屋构筑了峙岙渔村独特景观,跳上码头路两边是嶙峋的礁石,走过连接码头的沿海公路,便是用花岗岩砌成的石阶石路,沿途是石桥、石墙、石屋,依山而造,错落有致,鳞次栉比,一直朝山顶攀爬,浩浩荡荡向上延伸,似与蓝天接壤。

黄龙的石屋风格多样,和谐统一。有古堡式,有寺庙式;有平屋,有楼屋;有单体,也有四合院联体式。坚固美观是它的基本标准。海岛多风暴,抗击台风,就地取材,惟以石为坚。石门、石坎、石窗、石桌、石凳,物化自然,又以石为美。那都是些用钢锤打磨平整,甚至凿上花纹文字的石头,展现了黄龙石屋朴素而独特的艺术风格。

黄龙岛类似“东海云龙”的古代摩崖石刻还有两处,一处是在大岙村海岸边的“瀚海风情”,该石刻为明朝万历年间水师将军陈梦斗巡海至此时所题。在我的家乡枸杞岛“山海奇观”石刻上就有陈梦斗的名字,在石刻下方的一段文字说明中“大明万历庚寅春都督侯继高率领把总陈九思,听用守备宋大斌,游哨把总詹斌、陈梦斗等督汛于此。”可见陈梦斗在巡海戍疆生涯中曾多次踏上嵊泗各岛,见证了中华民族先辈保卫祖国海疆的历史。另一处是峙岙与黄沙岙之间一块巨石上的“东南半壁”,这一石刻已在文革时期被毁,据说是苏北海船红单船王姓老爷来峙岙,为南北两省两县两乡分治黄龙岛之奇事而题。这一说法准确与否,因题刻遭毁,无从查考。但我到以为,在中国历史上有三个汉族王朝(晋、宋、明)由于异族入侵而南迁经营江南半壁或东南半壁的历史时期,这是否会由此有关?南明小朝廷的弘光、隆武以及鲁王政权都在浙江、福建一带使政,尤其是鲁王政权朱以海曾退守至舟山,以后明朝遗臣一直以舟山一带作为反清复明的基地,那么“东南半壁”是否含有此意?悠悠世事,尘世间多少世实故事随着历史的变迁而灰飞烟灭,那“东南半壁”的作者与石刻的本意随着某些无知者损毁将成为黄龙岛的千古之谜。

与之相对应是舟山群岛唯一的“张老相公庙”,祭奉的是“宋亡三杰”(张世杰、陆秀夫与文天祥)之一的名将张世杰,为何在这弹丸小岛黄龙有祭奉张世杰的庙宇,一说是黄龙渔民在涨网作业时,网到了被朝廷诛杀后张世杰的头颅,于是请回岛上建了“张老相公庙”,又一说法是元朝铁骑剿灭了南宋,张世杰的一个部将逃至黄龙隐居,后为纪念张世杰而建造此庙。但是另有一说法似乎更符合历史世实,清同治、光绪年间,黄龙南港为宁波北洋帮部管辖,镇海澥浦一带的渔民遵循“清明上岛、夏至进关”的渔汛规律在黄龙生产,后逐渐定居,澥浦渔民将原驻地的信仰随着他们的定居而带到了黄龙,按照镇海澥浦殿跟村的张老相公殿规格建造了此庙。

无论怎样,在舟山以信奉观音、妈祖等佛陀、海神为主的区域,黄龙岛上独一无二的张世杰庙,折射出黄龙先民对民族英雄的崇拜敬仰之情,也反映了黄龙先民的文化素养和文化传承的价值取向。

由于这样的文化传承和价值取向,黄龙岛自然成为嵊泗列岛文化氛围最浓的海岛之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段时间,我在县广播站工作,好几次去黄龙,与时任黄龙广播站站长的刘忠岳老师有较为密切接触,而在他的周围总会碰到像蔡炳章、祝金苟等一批乡土文人,他们在一起谈新闻写作、谈戏剧创作,有时会为一个新闻语言表述、一个戏剧情节展开争得面红耳赤,当然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在认真理性的探讨之中。当时的黄龙乡就能排练出像《海明珠》、《五女拜寿》这类的大戏,整台戏的导演、演员、乐队、美工、灯光全部是本乡本土的黄龙人,他们不但在渔闲时节自己乡里演,还到县城菜园来演。由于这样的文化氛围,嵊泗最早的本土作家金德章(金涛)先生也自然从黄龙岛走了出来。他的东海鱼类故事;他的海韵风味的小说、散文;他的东海渔俗文化研究走出嵊泗、走出浙江,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东南半壁”石刻所提及的黄龙岛南北二港(黄龙地名:南港、北港)由江、浙两省两县两乡分治陆域面积仅5.12平方公里黄龙岛是一段历史事实,黄龙岛的两省分治,也由来已久。据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的《浙江沿海分界碑》载:“黄龙原归江浙两省,南半属浙江,北半属江苏”。“黄龙、泗礁亦江苏境”,“以马迹山为界。马迹山以北洋岛归江苏省(古江苏、安徽两省)管辖。”(《浙江分县简志》)。

  清同治-光绪年间,黄龙南港为浙江宁波北洋帮部管辖。其原因,岛上的居民多为镇海县贵泗、澥浦等地渔民遵循“清明上山、夏至进关”的渔汛规律,随后逐渐定居,特别是太平天国革命(1851-1864)失败后,为避免满清政府的迫害,而纷纷移民定居黄龙。故当时,南港在行政上虽属舟山管辖(然由于地处边远,交通不便,舟山不能顾及),但根据居民的习惯,民政事务都与原籍镇海发生关系。原南港张世杰庙(建于1850至1860)内有一石碑--《勒石永遵》碑,其上记载“署理宁波府,镇海县正堂加三级记录十二军”为批转同治十一年(1872)网户应成材等禀雇工出洋失足溺毙给资埋葬仰请立案”的批文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正月二十五日发给黄龙山勒石,由此可见黄龙所属,而张世杰庙完全按澥浦的张世杰庙规格所造,由此可得到佐证。 民国23年(1934年)南港区设黄龙乡,属定海县,北港区与下五岙(今五龙乡)合建五龙乡,属崇明县第五区。1935年,大岙划入黄龙乡,1949年6月至1950年5月,南港区属翁洲县,1950年7月8日解放,同年11月南港区建立黄龙乡人民政府,1951年北港区并入黄龙乡,于此结束了一岛分属两省的历史。

 近年来,我对悠然村的许永康老先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实,悠然村不是一般意义上村落,它只是黄龙岛峙岙村山岗上一间普通的庭院式石屋。二十年多前,我与朋友在黄龙岛拍摄石景时就去拜访过他,那时许老先生从上海渔业公司退休不久,也就六十多岁,他把原来村里用来堆放晒鱼粉物件而遗弃的旧屋买来改造成了现在的悠然村,曲指算来现在的许老先生已在仗朝、耄耋之间,去年,我陪朋友去拜访他,只见他仍然精神矍铄,身体与二十年前一样硬朗,似乎二十多年的时光流逝未曾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印记,老人依然健谈,问我与朋友工作生活,谈古今世事,谈许姓始祖许白,谈儒道墨法,而从未谈及自己。

而这二十多年来,他痴情家乡山水,遍寻黄龙的奇石灵岩,题镌了“海鉴”、“一指泉”、“元元门”、“仙印石”等摩崖石刻,还把他的悠然村打造成了书画文章、花草篱笆、碑铭石刻组成的文化精舍。我不知道陶渊明归隐后在家乡有怎样居舍,看到他后来的《归去来辞》、《归田园居五首》、《桃花源记》《饮酒二十首》等作品,大概也类似于许老先生的悠然村,可惜的是许老先生年少时只读了几年私塾,不可能留下如陶大诗人这般伟大的墨宝,而悠然村凝结的民间文化传承,这其中意义却难以用现实的眼光去恒定!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