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融汇山水的博客

 
 
 

日志

 
 

落船岙  

2013-01-28 09:56:37|  分类: 小说练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德宏与辛宇来到大厅,便有侍应生高声叫道:二位公子到——老鸨便如遇久别亲人似的迎上来,叫小女佣用堂中的圆头茶碗为德宏好辛宇各泡一碗茶。便道:姑娘们......

老鸨的话还没说完,德宏抢先说道:妈妈且慢,我有话说。

公子请讲!——老鸨是烟花丛中的舵手,碰到过各种各样的客人,有时客人会提出形形色色的要求。

辛宇从口袋里取出一块银元递给老鸨说:妈妈,是这样的,我表哥从天津来,现在回不了,要在这里长住,怡红院有没有新来的姑娘介绍给他,攀个相好。

老鸨道:有到是一个新来的,可她还未教化不肯破身。

德宏说:妈妈,这也没什么,如果我以为不可心,未必要破她的身,你先安排我们在那姑娘房里打个“茶围”,说不定我们彼此说说话,交流交流,也许她就开窍了。

老鸨看看德宏仪表堂堂,说话斯斯文文。心想:到也是,如果那姑娘认为可心也就从了,省得我为此化一番心血。

老鸨叫来小女佣安排茶点,自己领着德宏、辛宇来到二楼的水仙阁。

老鸨对屋里的姑娘说,水仙姑娘,客人只是来打打“茶围”,你就来陪陪客人。

那姑娘侧身坐床沿,未有半点响应。

老鸨走到那姑娘身边:你给我识趣点,如果怠慢两位公子,我不会轻饶了你!那透射出歹毒凶狠声音令德宏、辛宇倒吸了一口冷气。两位,稍坐,茶点马上就送来。老鸨如沐春风地与德宏辛宇打过招呼,就离开了水仙阁。

姑娘,我们...辛宇迫不及待地想说原委,被德宏的手势打断。

这时,小女佣送来了茶点。

待小女佣摆好茶点退出去,德宏起身走到门边,少顷他轻轻地回到源处对辛宇说:现在兵荒马乱的,除了做军火生意的,几乎没有与洋人有什么外贸生意可做,唉——生意难做啊。

是啊,我们家也想赶紧把今年的海洋干货运出去。辛宇理解了德宏的意思,马上附和道。

姑娘,我们都心里很烦的,你就过来陪我们说说话。德宏招呼姑娘道。

是啊,我们来这里化钱,总不能让我们两个大男人唱双簧吧——

......

德宏和辛宇讲了一大推废话,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待了一会儿,德宏说:姑娘,请过来,这字条你认识吗?

姑娘转过身来,那俊俏的脸上写满了悲戚,听了德宏的话,悲愁的脸上泛出一丝希望。她快步来到桌前,“噗通”跪在德宏和辛宇的面前:恩人,请救我啊——姑娘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

你...你——不要这样。辛宇有点语无伦次。

姑娘,请坐下说话,我俩正有此意,德宏轻轻地说。

就算是小女子向两位公子行谢礼回话吧。那姑娘哽咽着说。

辛宇看看德宏,德宏马上起身,把姑娘扶起来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顺便把字条递给姑娘看。姑娘从口袋里拿出手帕边擦眼泪边说:那正是小女子的救命字条啊——

请姑娘细说,我们商量商量怎么办?德宏想听听事情原委,好决定怎么处理眼前的事。

那姑娘就讲述了她的身世和求救的原委:

姑娘是热河白城人,父亲经营一家专售东北特产的商店,七年前,父母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中,双双蒙难,年少的她和弟弟第忍痛葬了父母,姐弟相依为命,靠父母的积蓄生活。第二年她进入白城师范就学,被东北军的一位李姓旅长看中,她誓死不从,那旅长以她的弟弟的性命相要挟,她被迫放弃学业,跟着旅长辗转来到南京。弟弟中学毕业愤然从军,却在征战中阵亡。日军投降后,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国共内战吃紧,她又来到了上海,那位旅长在淮海战役中阵亡,上海又遭遇金融危机,她被一相不和的旅长太太卖到了宁波妓院。她来到这里已经二十多天了,开始老鸨要她接客,她誓死不从,被关过,被打过,五天前,老鸨下了最后通牒,再给她五天时间考虑,到期就要叫保镖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

说到这里,姑娘已说不下去,泪水再次在她脸上流淌。

德宏和辛宇对姑娘悲惨身世深感同情,更坚定了德宏要救姑娘于危难的想法。

姑娘说,两位恩人救救小女子,小女子将当牛做马以报答恩人!说完,那姑娘又跪了下去......

德宏与辛宇双双离座,把姑娘扶起来,辛宇此时已眼圈通红,只是因为男子汉的面子才强忍住了泪水。

德宏听了仅管也心酸难忍说,那我们怎样救你?可否赎身?如诺赎身不知要多少钱?

一般青楼妓女是可以赎身的,可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多少钱,听说他们是五十大洋把我卖来的。

姑娘你千万不要轻身,我们找人商量商量,一定救你出去,如果一时不能救你离开,就先找人同老鸨说免除你五天的期限。这时,有脚步声从外面传...德宏马上就说,姑娘如此俊俏可人,我着实喜欢与姑娘长相厮守,不知姑娘是否愿意?

姑娘先是一愣,继而,假装娇羞地转过身去——这一幕正好被推门而来的老鸨看在眼里。

哟——打扰两位公子与美人的雅兴了,两位是否“须茶”?“须茶”是青楼的行话,意思是现在的“加钟”。

辛宇看看德宏说:表哥,你与这位水仙姑娘交谈甚欢,“须茶”如何?

德宏对辛宇摆摆手转而对老鸨说:妈妈,今日已晚,我们兄弟两回去了,咱们来日方长,改日我会再来。德宏对姑娘说,谢谢姑娘相陪,我们告辞。辛宇也向水仙姑娘道了别,就走出了“怡红院”。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