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融汇山水的博客

 
 
 

日志

 
 

落船岙  

2013-01-17 22:45:56|  分类: 小说练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韩富贵吃完早饭已经六点多了,他用手帕擦了一下嘴,就向岙口沿颜家剃头店走去,那里渔闲时经常有村里人聚在一起侃大山,其实他很少到这种地方去的,今日,一是心里烦,二是顺便能更早看到德宏回来。

“难得、难得,韩老大来了”主人颜根发看到韩富贵走来马上搬来椅子让他坐。

“老韩,来抽一个”陈有财连忙掉过来一根纸烟,这里除了陈有财不会人叫他“老韩”人们大多数都叫他“韩老大”“韩伯”什么的。也有人叫他“保长”。但是,韩富贵不喜欢人家这样叫,有一次他对着众人说,大家都乡里乡亲的,年长我的长辈、同辈的,都可以叫我“富贵”,年少于我的小辈可以叫我“韩伯、韩叔”;认为以上称呼不合适的,就叫我“韩老大”。我不想听到别人叫我“保长”,这个称呼让我感到别扭,好像我韩富贵是个狂妄之人,什么都可以“保”似的,不伦不类。

“保长”是民国时期的乡民自治组织的一种职称。保甲制度是中国封建王朝时代长期延续的一种社会统治手段,是国民政府为维护其统治而施行的县以下基层行政组织的一个“官衔”。相当于现在的村长。韩富贵是读过私塾的,在小岛可谓知书识礼的,因此他对言语、称谓,以及个人的行为都很讲究,按当时的语境也算是乡绅。平日里,他除了出海捕鱼回家做网场,就是在家看看书,他家是岛上为数不多有藏书的人家,什么《四书五经》、《论语》、《红楼梦》、《三国志》、《西游记》、《封神演义》、《说岳全传》等等。

韩富贵的到来,使众人在一阵招呼之后出现了冷场,他感到刚才大家的话题跟他有关,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在讲啥新闻,咋不讲了?

众人还是沉默......

陈有财马上说道:今年的乌贼汛发了颓败,我们在讲,冬汛带鱼总要发发好点,海龙王总要阿拉柯鱼人一口饭吃。

是啊——带鱼总要多柯点,菩萨保佑,下半年七风八暴少发两潮,否则柯鱼人要喝番干汤了。

听说德宏今年乌贼鲞又卖了好价钱?主人家颜根发也讨好地附和着。

咋晓得其,出门快半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担心是不是会碰到啥事体?

“老韩伯,德宏是宁波老手,宁波‘顺发行’像是他自己家里一样,咋会出啥事体,有事体也是喜事、好事。”张家的伙计林智福笑嬉嬉地说道。

韩富贵看他嬉皮笑脸好像话里有话,真想发问,颜根发马上接口道:“像德宏这样的小伙子,聪明心细,脚趾末头也生活灵咯,咋会出啥事体,韩老大侬放一百个心好啦。”

话虽这么说,嘎多日子,人家同去的船统来了,我总还是有点担心。

“老韩,好逢担心,明年,我自己也不到宁波去了,叫忠庆带两个人跟德宏去算了,槪槪德宏的排头,说不定价钱比自己去还要好嘞,勿晓得德宏肯不肯?”陈有财半开玩笑地对韩富贵说。

忠庆是陈有财的儿子,比德宏小一岁,从小跟着德宏一起读私塾一起玩,德宏离开枸杞去外面读书,陈忠庆跟陈有财吵着要同德宏一起去读书,陈有财家境没有韩富贵殷实,陈有财想:一个柯鱼人,读嘎多书做啥?书读多了弄了‘武不像救火兵,文不像读书人,连鱼也不会柯了’,再等两年忠庆就可以给自己搭一把手摇舱撸,省下半股份子工钱,读过三年私塾,能看书算账已经不错了。陈有财把儿子暴打一顿,侬阿爹不是韩富贵是陈有财!想看德宏样,是黄鼠狼看蒲样——吊死,硬是打消了忠庆的读书念头。

这你放心,德宏不会的,这个面子总要给侬陈老大的!韩富贵肯定地答应道。

“有财哥,侬下半年人马侯好了否?”

“还差一个伙计,”

“小沙角海龙了娘托我的,小娃慢遮壮也觉惯听话,搭侬柯半股头,侬看看咋样,好么搭我话一声。”

“过几天我拔侬一个回话,好勿?”

“好咯,好咯”。——颜根发搭海龙侯半股头,其另一层意思是叉开话题,让大家别再讲德宏的事。

颜根发是枸杞岙的独姓户,其在岙口开了十多年的剃头店,全村各种各样人有事没事统回到店里讲聊天,他碰到过形形色色的事体,每次他都要小心应付,不但自己切不可卷入是是非非的话中,也不能让口角之争发生在他的家中。每每他觉出点苗头,就恰到好处能把话题引向别处,一是不让祸从口出发生在他的店里,以避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同时也不让别人在他店里感到不快,以免影响他店里的人气和生意。再说,他家是岙中的独姓,人马少,如果自己不小心一点,也跟风随船加入是是非非的话里,要是有人把是非推托给自己,那肯定要受人家欺侮的。

韩富贵是个要面子的人,尽管他觉得林智福话里有话但也不好问小年轻,村里家长里短的事情,总有人会告诉他,经常有事体的主人找他商量,有时还要他出面讲讲和套,一般对方也会给他面子,事情总能顺利解决。如果他去问一个愣头青,有失身份。

韩富贵听着众人讲白搭,自己想着心事。

这时,韩富贵看到女儿慧红兴冲冲地向颜家剃头店跑来。

陈有财也看到了,他好像无意地走到坐在门边的韩富贵身边轻声说:韩老大,昼饭吃好我到你家里去,我有事搭侬讲。

好,好---韩富贵边应边起身对颜根发说:根发,我回家了。

走出颜家十几步路就碰到了女儿慧红。

慧红急急地说;阿爹,二阿哥回来了。

懊,---韩富贵一边应道一边想:现在天气还温暖,他怎么不从岙口沙滩上船,咋要从上船岙靠船?读了几年书就不肯赤脚了?看到女儿挺不自然,以为德宏在徒中碰到了海盗洗劫,又问,你二哥是否碰到了有啥事体?

女儿讷讷地说:二哥带了个女人回来。

韩富贵想:这小子,可能读书时就有相好的了,怪不得谁家的姑娘都不要。“畜生,婚姻大事不跟父母说就把女人带进家门来了!”——这句骂是从他的鼻腔喷出来的,对身边的女儿有着难以言说的威慑作用。

于是,他加快脚步急急地朝家里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