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融汇山水的博客

 
 
 

日志

 
 

记忆中的“洋生忙时”乌贼汛  

2014-08-25 16:24:50|  分类: 家乡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记忆中,渔民最辛苦的是冬季带鱼汛,渔家最繁忙的是“洋生”乌贼汛。马鞍列岛是舟山渔场的中心——嵊山渔场的周边的列岛名字,也是嵊山渔场被誉为四大家鱼之一的乌贼(墨鱼)的主要产地,四大家鱼指的是乌贼(墨鱼)和小黄鱼、大黄鱼、带鱼,嵊山渔场被誉为天然鱼库,各种鱼类数以万计,为什么要把这四个品种的鱼类列为四大家鱼,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这四个品种的鱼类在嵊山渔场都能形成鱼汛,其产量在我国沿海生产的同种鱼类中占很大比例,而墨鱼迅和带鱼汛也是汛期最长,收获最多的鱼汛。

忙碌的乌贼汛也有我们童年许多趣事,因为汛期乌贼洄游到浅海礁石丛中产卵,我们可以看到蓝幽幽的墨鱼在浅海中游弋,乌贼在浅海中游动的情形十分有趣,它是鱼类中少有的“倒行逆驶”者,乌贼的尾部两边有羽状裙边,游弋时它的裙边展开并呈波浪形舞动,一射一射的向后游动,像是美少女在大海的舞台中翩翩起舞。如果碰到什么惊吓,它就会喷出一股浓墨,然后箭一般的逃遁。我和小伙伴们一到放学或星期天,就结伴来到海边抓乌贼,乌贼游得很快,是名副其实的游泳健将,但是,当乌贼产完卵即完成了一个生命的周期,就变得半死不活,这样也容易被我们捕获,乌贼像许多海洋生物一样,体表上有一层滑腻的体液,我们用手是很难抓住的,因此我们都带上自制的工具,有拉枚(一种用铁钩扎成三角形的工具)、有撩捧(一种用竹竿渔网做成斗笠状的工具),用于捕获乌贼,运气好的话,一天能捕到十多只墨鱼,一般五六只不成问题,其实小伙伴们捕墨鱼不是为了收获,纯粹是为了玩乐,到了后半洋生,夏季开始了,我们就成群结队去游泳,那时的乌贼很多,许多平整的场地都晒满了墨鱼鲞,水泥地、平整的岩石上都是晒乌贼鲞良好场地,有时连草地上都晒,我们路过时就会顺手牵羊拿几爿墨鱼鲞,到沙滩上捡些柴草烤着吃。

乌贼,本名乌鲗,又称花枝、墨斗鱼或墨鱼,是软体动物门头足纲乌贼目的动物。乌贼遇到强敌时会以喷墨作为逃生的方法,伺机离开,因而有乌贼墨鱼等名称。其皮肤中有色素小囊,会随情绪的变化而改变颜色和大小。乌贼会跃出海面,具有惊人的空中飞行能力。

捕墨鱼的都是小船,网具是一种上面用竹竿做担,下面用铜钱做柱石的小型网具,宽度三、五米左右,网长不过十米。现在看来这些做柱石的铜钱确实很有收藏价值,它们都是清朝或更早年代的“孔方兄”,我自以为是一个有心人,在参加渔业养殖队生产时曾经收藏了一饭盒子,直到我搬来菜园时,只带了存世量较少自以为有价值的几枚,到现在我还保存着。

那时的墨鱼特别多,多得让渔家的男人女人们痛恨。捕鱼的活计辛苦且风险大,一般不让女人参与,但捕乌贼就不一样,它非得要女人参与才能完成,也许是乌贼要剖鮝才能卖出好价钱,传统的乌贼出售都以乌贼鮝为主,只是少量的卖乌贼浑子,乌贼死亡以后很短时间就会变质,所以,在当时没有冷库冰厂之类的情况下,极大多数是加工成乌贼鮝,如果连续天气不好就加工成乌贼浑子,无论是剖鮝或做乌贼浑子都是由渔家妇女完成,因此捕乌贼的“洋生忙时”,不但男人连日连夜,就是妇女也要剖乌贼、盐肚肠、晒鮝、收场,也要忙得连暗摸夜,就连十来岁半大不小的孩子,也要参与其中,晒鲞、收场、挑肚肠。家里的一日三餐也都由孩子来完成,也许是因为忙,也许是因为孩子不会烧菜,那时的小菜非常简单,卵白熯咸菜、乌贼肚肠或者是捕乌贼捕来的各色鱼类清蒸,孩子烧好饭后把饭菜装到饭盒子里送到海边加工乌贼的场地——渔家把这一行为叫做带饭。可见,捕乌贼的洋生忙时渔家的老老少少都忙得不可开交.......

由此,家乡就产生一句地方民间俗语:叫“洋生忙时,草格人庵管秧田”,说明这个时节没有一个有空闲的人。

那时正是“农业学大寨”如火如荼的年月,渔村的妇女都参加了的农业队,村里把捕乌贼的船只与农业小队联组,乌贼汛开始是清明以后,那时正是种番薯、玉米的时节,中后期又逢江南梅雨,妇女们夜里要剖墨鱼鲞,白天要种番薯玉米,又要晒鲞收鲞,碰到下雨中途又要赶下山来抢收,忙得妇女们焦头烂额,有的妇女甚至骂乌贼像殴缸(粪缸)虫嘎多,言语中充满了厌恶和痛恨。

而对于我们这样的小伙伴们来说,乌贼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娱乐的源头元素,比如我们学着大人的方法做撩捧,像铁匠一样打摩和制作拉枚,还用乌贼骨做帆船在溪流中进行比赛等等——这也大大提高了我们少年时期的动手能力,我们读小学的时候根本没有劳技课,所有的动手能力都是现实生活的需求而学会的,相比一心为考试而读书的后辈们,我们的动手能力以及勤劳精神肯定略胜一筹。

由于乌贼容易变质,除了产地的渔家,内地的人们一般是吃不到新鲜乌贼的,渔家吃新鲜乌贼一般以水煮、清蒸白切、烤乌贼、乌贼炒咸菜、乌贼炒青椒等等,都以原汁原味见长,而销往外地的大多是乌贼鲞,乌贼鲞也称螟蜅鲞,有特级,一级、二级、三级之分,特级鲞也称血鲞,这类乌贼鲞不但个大,加工规整,色泽如琥珀一般,且有透明感;一级鲞个头也大,就是色泽次之,有的是加工不怎么规整的哪一类;二级鲞是个头相对较小,色泽暗淡,有白花的那一种;三级鲞就是搭过朝的鲞以及一些残次品了。
         我
童年时,一到“洋生忙时”,马鞍列岛各个岛屿都会有来自温州、台州甚至福建的渔民,他们南腔北调,说话叽里呱啦,他们自己相互说话,我们一句也听不懂。但他们来这些小岛都是来捕乌贼的,他们的作业方式也有像我们本地一样拖乌贼,而大多数是一种放笼的作业,他们在海岛偏僻的礁岸边用木头、毛竹、油毛毡、茅草等物品搭起简易矮小的棚棚,供自己上岸休息居住,我们谓之“搭厂”,在附近海岸放笼或拖网捕乌贼,我们不管他们来自何方,一律叫他们“放笼厂人”。由于生活环境的原始,加之渔捞的辛苦忙碌,他们很少收拾自己,那形象也可想而知,我们家乡就创造了一个地方词汇:“人像放笼厂人噶”,用来贬低他人。

外地渔民来捕乌贼,因为路途遥远,很少有带家眷的,因此,乌贼的加工也全靠本地妇女,青壮年妇女都在农业队,他们请一些海岛老弱病残的妇女,他们不付加工费,而乌贼剖鲞取出的肚肠、卵白就给剖鲞的妇女作为工钱,有时逢连日雨天,他们也会送些乌贼给她们,以感情笼络而不失去这些廉价的加工者。我的母亲因为体弱多病,没有参加农业队,不用去加工生产队里的乌贼,洋生季节就给“放笼厂人”剖乌贼,剖乌贼也是一件辛苦活,每天得起早贪黑,蹬上一天半日不停地剖乌贼,我们姐弟几个深知母亲的辛苦,每当夜晚来临,就会有一人主动或受大姐指派摸黑去很远的后头湾、洋宫礁一带寻找母亲,帮她挑回作为“加工费”的乌贼肚肠。一季下来,乌贼肚肠就有5-6百斤,多的年份就会有7-8百斤。秋季渔民三修(即修船、修网、修柴油机),乌贼肚肠成了我们日常的“长话饭”(小菜)。那时上海、宁波的市面上也没有了海鲜产品,我们就把腌制的乌贼肚肠拿到上海、宁波去卖,能卖得2-3百元钱,这对于当时一个正劳力一年收入不到5百元渔村家庭来说,也是一笔颇丰的收入。

时至今日,嵊泗本地品种的乌贼比嵊泗本地大黄鱼更加稀缺,去年初夏,我去菜场买菜,在自产自销的摊位上看到一只本地乌贼,摊主说是她丈夫小船在黄龙港捕来的,一问价钱,50元一斤,我没有跟摊主讨价还价,就用28元钱把这个乌贼拿回家,剖好洗净水煮白切和妻子美美地吃了一顿,这不但是我们童年的味道,也蕴含了稀缺珍贵的意味,不知道我们今后还能有几次吃到这样的乌贼。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