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融汇山水的博客

 
 
 

日志

 
 

过船门之殇  

2015-01-04 21:2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旦三天假期,由于冷空气影响在第二天才供我出岛,于是就陪妻子回老家看望耄耋之年的岳母,现代的交通工具确实便捷我,我们11点从家里启程,在城区买些糕点就去了码头,下午1点便踏上我们生活了40年的故土。

其实,故土从空间和思想上都离我并不遥远,自我离开家乡,每年都有五、六次甚至更多次因公或私事回故乡,丝毫没有离开故乡的感觉。而这次快艇靠岸的码头是大王码头,上面是我年轻时另一个休闲小坐的地方——龙舌嘴头。这是大王与石浦两个岙口的交界之处,石奇景美、视野开阔,回望是前面提到的两个村落,向北是苗干和乌纱,向东是隔海相望的嵊山岛,而龙舌嘴头向东是中龙舌,继而是外舌。在龙舌嘴头与中龙舌之间就是过船门,这个被称作过船门的小海沟浅且狭窄,只能使旧时的木质小船在涨潮时经过。龙舌嘴头的山下海边有明暗两个龙洞,暗洞在潮汐带上,大多被大海运送的沙子淹没,只是在台风时节偶尔被打通,很少有人观其真容。而那个明洞却实实在在是一处不可多得的风景。春秋之季海岛多南风,这个龙洞常常是一潭碧水涌浪起伏涛声隆隆,时而浪花腾空飞溅,似有巨龙欲从此间飞出,令人惊奇。海浪从石浦村那头涌入,浪花在大王村那头碰发,间或着阵阵涛声,浪潮从无形间走来,在这里盛洁白的浪花,有时南风较大,浪花会溅起好几米高,犹如在幽暗的山洞里绽放靓丽的烟花,我曾把这个龙洞自名为“浪花涧”,外地游客观此洞后把它命名为“潮音洞”,这好像与普陀山的一海洞重名,因而不被我所接受。

现在,一条沿港公路环龙舌嘴头而过,这一切已成为过往,在今后生于斯长于斯枸杞人和来枸杞旅游的人们,再也看不到在龙舌嘴头嶙峋的山石之下还有这奇特的海洞,我为它感到痛心,也为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化深感惋惜!

五年前的春节,我回枸杞,才知道枸杞岛真正建设这条作用并不大的公路。据当地人士说这是条沿海公路,要绕过枸杞岛南面的所有山岬,途径三村四岙。而它经过之处的海岸山崖处有许多岩石奇特、洞坑众多自然美景。当时这条路在中段的馒头坑开始建设,而馒头坑这片区块是枸杞、嵊山两岛唯一一块自然环境优美、平地面积较大、且没有民居的将来发展可用之地,现在拦腰开挖了一条公路,对这里自然环境的损毁也相当严重。

回到县城后,我把看到的与想到问题用书面形式发到县长信箱,但是这个信箱始终没有给我片言只语的回复,尽管网络时代给我们小百姓关心家乡带来了便捷,人家不理不睬你也无可奈何!而我是个一根筋角色,又把文字图片组成的所谓材料向我比较熟悉的有关领导汇报,其中县政协的一位领导在这之前也已经关注了这条公路的建设,他在枸杞担任过党委书记,对此事非常关心,我们在交谈中对环境保护有共同的认识。后来他几次去枸杞为这条已经建设路尽量减少对环境的损毁进行协调,因公路改道涉及军用设施,他又反复与驻军协调,终于使这条路在中断与原来的公路贯通,避免了它原来设想的再绕过几个山嘴损毁沿途石景的企图。

建设发展和环境保护确实是一对绕不开的矛盾,建设的成效和环境的损害孰轻孰重应该是建设项目的主导者必须考量的一个问题,我们要以对子孙后代负责,对历史、自然高度负责的态度来对待这些建设。尽管这不是我们小老百姓能够决定的事,但我还是实地去走了一遍,并拍了一组建设中这段公路的照片,并向公路建设所进过的两个村的主要干部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可以说这样的建设我确实不敢恭维,不但建设项目没有征询当地村委的意见,建设项目的设计也没有公示(连乡里的有关领导也没有见过建设项目的设计图纸),建设工地上也根本没有建设单位的表牌,这似乎不符合当今相关的法律政策规定。

这几十年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较快,尤其像我们浙江这样经济发达的省份,各地公路等公共设施的建设发展惊人,像我们这样陆域面积只有80多平方公里海岛小县,所有应建公路的地方都建好了公路,一些可建也可不建的地方也都建起了公路。近年,我们开始转向环岛公路、沿海公路的建设。我这个人思路可能有点问题,但自以为自己的思维比较接近现代环保的理念,所以我一直对所谓环岛公路、沿海公路的建设持不同意见。就一般而言,海岛的海岸线地段是海岛妮丽风光的缩影,这样的公路建设一定会破坏自然美景,而这样的公路对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没有多大的作用,如果在这样的地段依照地形建设相应的观光步道,供来枸杞的外地游客和本地居民在空闲时步行观光,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一理念在我参加的相关会议讨论上作过多次表述,但由于本人位卑言轻,这种反对之声犹如一粒芝麻掉进大海,溅不起一丝浪花。有一次我参与有关各乡镇发展建设主题品牌的调研,在花鸟岛,因为主政的书记原来是我单位很谈得来的领导,乡长是我的文友,因此我就直叙胸境同他们谈了这一见解,并提议起码在他们主政期间不要搞什么环岛公路,以免成为破坏花鸟自然环境的历史罪人,他们也表示了认同,当然这样的建设也不是他们这一级的领导可以制止的,但是起码会在他们中会受到阻力,也许以后上级某一届主要领导就有这样的认识,这个小岛的原生态环境就会得到长久的保护。

话又说回来,这样公路建设也不是某些领导有意而为之,建设这样公路的资金大多来自省里的公路建设资金,他们依据这些资金的拨付数额又要求接受地区增加公路多少里程。这也是造成这些不必要且有很大负面作用的公路大建特建的原因!如果舍身处地想一想公路建设部门主政的领导,一任下来,上面的公路建设资金没有争取来,公路里程没有增加,那也无政绩可言,这当然会让他们在上级部门、领导心目中没有地位,升迁也就没有了资本,这些公路建设部门的主政者实在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大自然并不是人们可以无节制的予以索取,它是需要我们爱惜保护中加以利用,就像我们曾经的大黄鱼和墨鱼,它们在人类疯狂的索取中绝迹,就我们整个国家而言,也表现了类似的价值取向,像我们的稀土、煤炭、铝矿等等,自然资源有不可再生的特性,这是我们的主政者们不会不知道的基本知识,但在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随处都可以看到疯狂的环境破坏和发展建设中不计后果的环境损害。

我不知道,当今的我们是否应该停一停或者说放缓一下快速发展的步伐,问问我们的内心为何如此,是为了冠冕堂皇的伟大复兴?是为了这个社会的永续发展?还是为了我们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其实人类的需求并不是很多,我们无度的索取只是因为愚昧的私欲膨胀!

我们这代人的生活经历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这不但表现在高速发展的科技对生活的影响,而且还表现在经济快速发展对人们思想观念猛力冲击,这起伏跌宕的社会呈现形式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丰富,这应该引起我们当下的人们更为深入全面的思考,我们为什么而活着?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我们每个人在社会中应该以怎样的形态呈现?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过船门是大自然的造化,它承载了这个小岛过往的甜酸苦辣,历史上的木帆小船从这个门经过,优哉游哉的荡悠而过,为渔家生活的温饱富足提供了便捷的通道,也给后来欣赏自然美景的人们提供了山水奇石、渔俗文化、情景交融、渐次递进的丰富图画。这在世俗的眼中似乎没有特别之处,也许只是一般的海湾和普通的岩石,而要深知它深层的内涵和自然环境不可再生的珍贵,这需要我们自身的见识和涵养。

我读小学的时候,过船门曾经发生了一起海难事故,我一个张姓同学的父亲在春节期间为他外甥结婚拖红丝头吓回来,途径过船门因恶狼欣翻小船,当小船老大且水性很好的同学父亲,因为船翻入海头部撞到了礁石而丧生这条小小的水道,由于枸杞岛地处东海深处,水深浪激,一遇大风,石浦岙口因这条水道而容易生浪,这也是利己主义的渔民们选择填满这条水道的初衷,当今主导渔区乡村社会的中老年渔民的见识和文化也只是仅此而已。

现在渔家生产的主要船只都是几百吨的大船,这条窄窄的过船门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就是小船也不再走过船门,因为过船门的的那边已建起了交通码头,连接到枸杞各村的公路,而码头的内侧还是小船锚泊绝佳港湾,可以说过船门再也不会发生过往的悲剧!而原来就很小石浦村的岙口也因这条公路的建设变得更加窄小,岙口锚泊渔船的功能也不再像过去那么重要。而这条的公路建设因为岙口的风浪和龙脉穿通会影响石浦村风水的愚昧迷信而把过船门填埋,又是一个值得深层思考的问题。

这十多年来,不但在泗礁岛的周边,还是从泗礁到舟山本岛的沿途的一些小岛,处处能看到采挖山石的矿场,海岛是这个世界独特的资源,尽管它并不稀缺,但是也不可多得,它呈现的形态是这个世界丰富多彩的实例,从世界卫星地图上去寻觅它们娇媚的身姿,没有一个地区的小岛像我们周边的岛屿被挖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提倡或纵容那些无良商人以此牟利的管理者,一定会是人类历史的罪人!无论他们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是如何的高贵和显赫。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