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融汇山水的博客

 
 
 

日志

 
 

我一年三个月的渔民生涯  

2015-02-12 16:37:11|  分类: 家乡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当过真正渔民,这所谓这一年三个月的渔民生涯,只是在渔村的养殖排养殖海带。作为一个出生在海岛的渔民的后代,没能在浩瀚的东海大洋中捕过鱼,这不能不说是我生命旅程中难以弥补的缺陷……

但是,这一年多的养殖渔民生涯多少也能告慰一点我作为渔民后代的残缺人生。我刚参加养殖排的时候已经是秋天,那时正是晒海带、拣海带的季节,要把腌制的海带挑到山坡、平地上去晒,遇到天气不好的日子,就在室内分拣海带,我每天五多起床吃过早饭就去排长家,由于每天去的很早,排长干脆就把吹哨子的任务交给了我,吹哨子就相当于部队的集合令,起着农村出工敲锺的作用。那时,我们村唯一的一个高音喇叭是用来政治宣传或村里重大活动通知的,民兵集训、团支部活动、养殖排、农业队出工一般都是吹哨子,各个组织有他们自己特有的哨子声,我们外排的哨子声两长一短,养殖对社员听到哨子声就会根据季节到相应的地方集中。

需要说明的是当时的养殖生产带有军队编制的性质,我家乡的渔村有两个自然村,以我家所在的架空岭为界分为外头岙和里头岙,村里也因此有两个养殖排,外头岙的养殖排叫外排,里头岙的养殖排就叫里排,外排的养殖海区在石浦村的岙口,里排的养殖海区在枸杞岛西南边的小沙头。 

我们外排情况与里排有所不同,就是多了一个大排长,大排长姓陈,是村党支部副书记,是我们石浦村负责养殖生产的总领导,因为他家住在外头岙,所以他参加我们外排的养殖劳动,那时政治活动还是比较多,有时他因为开会什么的就不来了出工。我们排日常劳动是由正副安排的,大排长只是在我们外排劳动而已。我们排的排长姓魏,二排长姓蔡,他们是一对外甥和舅舅,蔡姓排长是舅舅,他的妻子和我父亲带有一点亲戚关系,因此我叫蔡姓排长姑丈,与魏姓排长自然是平辈了,他的名字叫阿岳,我就叫他阿岳哥

其实,我小时候的玩伴是架空岭一带和里头岙的孩子,村里安排劳动力时把我分到外排是因为那一年参加渔业社的小伙子里头岙的较多,外头岙的较少,为了养殖队社员的人数平衡,就把住在中间地带的我分到了外排。

我们当时的养殖队不是像现在那样养贻贝,而是养海带,海带是一种在低温海水中生长的大型海生褐藻类植物。是一种营养价值很高的海中蔬菜,可以适用于拌、烧、炖、焖等烹饪方法。同时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海带中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还含有大量的碘质和钾、钙、钠、镁、铁、铜、硒等多种矿物质元素及维生素A;海带中所含岩藻多糖,是海藻类植物独具的粘液成分;海带含热量低、蛋白质含量中等、矿物质丰富。海带还具有降血脂、降血糖、调节免疫、抗凝血、抗肿瘤、排铅解毒和抗氧化等多种生物功能。

由于嵊泗海域海水的年平均水温较高,礁岩自然生长的海藻里没有海带,它是从大连、烟台一带引进的外来品种,在我家乡海域养殖海带的时间在上年隆冬到次年的春末,一到入夏,海带就因为水温高而开始腐烂,最后烂到只剩一根主干,也就没有了再繁殖的能力了。

从学校出来到参加渔业队的养殖生产劳动,我始终没有放弃学校养成的晚睡早起的习惯,年轻时一直喜欢看书,写点小文,一般看书学习到夜里十一点前睡觉,清晨五至六起床,在我的记忆里,我一生除了生病什么的从来没有睡过八个小时以上,这也给我在养殖排劳动时受到排里社员好评打下了基础,加之不怕苦不怕累的习惯,在一年多的养殖队劳动中,我受到了长辈社员的普遍称赞,与我一切玩耍的这帮小伙伴们也成了村里家长教育孩子的榜样。

而我们这一帮小伙伴都是受过高中教育的回乡青年,在渔村农村算是知识分子,仅管我当时很瘦弱,但是我始终没有成为人们臆想中文不像读书人,武不像救火兵的哪一类人。

每天吹好哨子,我就从排长地方拿来钥匙去打开仓库的门做准备工作,当社员到齐后就开始把腌制的海带挑到外面山坡上去晒,这一个秋天,我几乎就是挑第一担的人。晒好的海带要进行分拣,这就要把海带从苗绳上割下来,依照长度、宽度进行等级分类,在分拣这一环节中,我远远赶不上老社员快,在全排社员中只是居中的这一阵营,但是我分拣的等级规格是最仔细严格的,我们的大排长来检查时夸奖说:到底是读书人,生活(活儿)就是做得仔细。

海带分拣好后,还要再晒一次,然后装包就可以卖给国家水产公司了。

最后这次海带是分级晒,行话叫进场,从上午八、九点在到下午二点后开始打包,打包就是按照等级把海带装入草包,每袋装50斤,加上草包本身重也就是每袋54斤,大多数社员负责装包,三个人负责称重,一个负责草包内海带的增减,一个人负责号等级,也就是在草包外面写上123的阿拉伯数字,以示草包内装的海带等级。一般装的比较快,装好后的社员都是休息,等到称好后把海带挑到水产公司去卖。而这个时候我却跟在称重的社员后面搭草包,而后把那些还未称过的草包也逐个去搭一遍,把那些明显斤量或多或少的草包拿掉一些或增加一些,尽量使他们相差不多,这样使称重的社员确实也快一些。我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是把称好的草包规整,以免重复称重。二者是为了感觉称好草包的重量,使自己练成像当时宣传的一抓准的能力。

经过几次进场,我装的草包几乎都接近54斤,我注意到在称我装的草包时他们很少增减,很快卖海带的劳作接近尾声,一次进场的海带比较少,我把自己装的十个草包拖到一起,称重的社员称到那里时,我走过去看他们称,结果十个草包七个不用增减,其余三个也是增减很少,当时我们的大排长也在旁边,他对我说,阿宽,这是你装的?我笑着点点头,他报以赞许的微笑。

卖完海带后有一个很累人的生活——就是甩苗绳。苗绳在大海中漂浮了一年,附着很多海洋生物和泥浆,海带割下后,要把苗绳清理干净,首先把苗绳在烈日下暴晒一段时间,然后把苗绳拼命往石头上甩,把苗绳上的泥浆和早已腐烂晒干的附着物甩丢,这个时侯,天气炎热,从苗绳上甩下来的都是尘土、腐物和盐硝,既吃力劳累又一身咸碱,每每甩好苗绳,整理后挑进仓库,我总要到海里去游泳,以洗刷一身的疲惫和咸碱。这以后也使我养成了从入夏开始一直到秋末下班后坚持游泳的习惯。

接下来又进入了第二年养殖的准备工作,这就是扎密、打辑,做桩头。就是把稻草包竹密上,然后打成辑;把毛竹做成打入海底泥里的竹桩,这样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已经进入了冬天。于是就到海区打桩头拉桁田,打桩拉桁田是一项很有技术的活儿,海底的地形复杂,打桩的位子必须是海底的泥地,只有桩头打得深,桁地才牢固,不然养殖桁田就会被大浪打得倒棚,养殖的海带也就毁了。那么那片海域打下去是泥地呢?那就看你关山头的本事,什么是关山头?用书面语来表述,就是依照远近的岛礁山形来确定打桩的位子,这是老渔民经验智慧的结晶,技术高的渔民一打一个准,技术差的就会出现打在海底的岩石上,出现崩桩,也就是竹子做成的桩头崩裂,这样不但浪费了人力和材料,也耽误时间。打桩一般选定风平浪静的日子,把两条小船用竹杠在前帮柱和后帮柱连结,把两条小船连接成一个连体婴儿,使船体平稳,中间离开5060公分的距离,两条船上一共十几个人,当连体的小船摇到某一海域,把桩的老大就会发出命令好,放桩,于是,把竹桩放到海底,两个人把桩领直,两条船留二个人摇橹领船,十二个人分四组拉打桩机的绳索打桩,四个人扶打桩机顶端,一是使桩打直,二是用力向下按,这样不但使养殖海区整齐划一,而且使桩头更加牢固。打桩有一句谚语打桩不过百……”在四个扶打桩机的人中其中一个是把桩的老大,行话叫把头,他不但和社员一起打桩,还担当着关山头定桩和感觉是否打实或恰到好处的责任,有的海区海底泥层有限,打得过深就会爆桩,当桩头打到一定深度,把头就会发出号令好!,打桩的一个程序就这样完成了。

我们外排的把头老大一般是我叫姑丈的蔡姓排长,或者是家住溪坑边的李大伯和我的邻居林大伯。一般人没有能力也不敢去当把头

一般一个桁田要打八个桩头,最外面的桁地或者特别吃风的地方打双桩。每一块桁地使桩头与桩头拉起四方的桁辑,桁地与桁地之间用串揽连接。在桁辑间按照一定距离系上浮绳,浮绳间80公分左右帮上浮子,这样就可以把苗绳的两端系到浮绳上,海带就这样等距离的养在海里了。 其实在养殖排拉桁地的过程中天气已经入冬了,我们晚上回家,老年社员都把婁松冒拉下,而我们年轻人也把戴着的绿色军帽或海富绒皮帽的毛沿剥下来以抵挡海面刺骨寒风,只要不摇橹就把双手深深地藏到大腿内侧的根部。

冬至前后开始夹苗,就是把海带苗的跟每隔10公分左右夹到棕绳里,然后用小船把苗绳运到养殖桁田,分别把两头系到两条相对的浮绳上,拉桁田和夹苗季节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我们一天劳动结束太阳都已经落山,刺骨的海风打在我们被海水泡得泛白双手,于是双手就开始发紫、发白。几经如此,大多数的养殖青年的手就被冻伤,继而红肿、腐烂,我们这一年六个中学毕业参加养殖生产的年轻人个个都生了冻疮。

夹苗入海后,我们养殖渔民的忙季就算过去了,接下来是养殖生产最空闲的管理季节,那就每隔二、三天,或者是生了点浪后,就到桁田去检查,有没有海带小苗相互缠绕,或者苗绳的一段脱落,发现上述情况把它们解开或者用撩板结把苗绳系牢。

转眼过了近半年,养殖排对新社员评分了,排长对这些新社员的表现进行了简短的评说,然后开始报名字和所评的分值,我与一位力气大技术好的同事被评了最高分——45分,而大多数的小青年多是424344分不等,会场开始有些骚动,几位分数评得相对较低的青年以及他们的个别亲属都对我评高分有意见,说我摇橹都不会,却评了最高分。这时,大排长站起来说话了,他说,给阿宽评高分是有理由的,我问问大家,你们那一个每天出工比他早的,又有谁下工了,帮保管员整理好仓库再走的,你们大家说说看,今年的年轻人有谁比他勤快?!不说这些,就说今年最冷的那天夹苗,小船在汰横驻着,海边结着冰,没有一个人下去卸苗,是他脱掉鞋子赤脚下到海水中,把苗一框一框递上来,干活的时候不肯勤快吃苦,评分的时候想多评的,那有这么的好事?依我说不但要给他评高分,排里还要让他当记工员,如果做得好到年终分红还要给他加分(记工员是有工分补贴的)。他是村里的干部,在村里有很高的威望,他这样一说,会场也就鸦雀无声了。

这样,我不但评了高分,还当上了记工员。开春以后,养殖排开始管理养殖的海带,那是养殖生产比较宽松的劳动,这时,我开始学习摇橹,出岙进岙我都抢着摇舱橹,尽管我学习摇橹时经常倒橹蒂,给摇大橹的老大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添了麻烦,但他们都不会责怪我,这不但是因为他们作为渔民所拥有的宽阔胸怀,还因为我在长、兄辈渔民的心中是一个努力、勤奋、好学、听话的年轻人,他们更多地包容了我。不多久,我便学会了摇橹。

到第二年初夏,海带就开始收获了,养着海带的苗绳从浮绳中解下,连同海带一起拉到小船上,然后运到码头卸上由农业队妇女挑到晒场上晒至半干,收至室内落地池中腌制,到夏末初秋再拿出来晒干,然后进场、分级、出售,这样就完成了海带养殖的全部过程。 

在一年三个月养殖排的生产劳动中,我最感惬意的出工是管苗子,海带的幼苗从北方的青岛、大连运来后,因为地域水温的差异,海带幼苗要在本地的海区暂养一个多月,然后再到养殖区养殖。枸杞岛的乌沙鳖嘴头西侧港湾风平浪静,我们的海带幼苗暂养海域就在那里,因为海带幼苗禁不起小船撸桨、绳索的檫碰,也预防其他村养殖队的偷盗。我们养殖队专门要派人到那儿去管苗子,我们几个刚进社的小青年自然就成了管苗子的最佳人选,由于从石浦村到乌沙鳖嘴头路远(当时没有沿海公路),那儿又是荒无人烟的偏僻山嘴,喜欢热闹的年轻人大都不愿意去管苗子,有一次排长安排一位小青年去管,那位小青年说身体不适不肯去,而我却主动向排长请缨去管苗子,这样,在苗子暂养的这个阶段我就成了管苗子的主要人选。我乐意去管苗子也有一个自私的小九九——那就是既可以拿工分又可以看书,现在回想起来,还给给排长及长辈们觉得我这个年轻人听话、勤快的良好印象。管苗子其实一点事都没有,我每次去管苗子就带上一本书,我坐在苗子暂养海区旁边背风朝阳的岸边看书,时不时望一眼苗子暂养的海区,而看书时间久也应该远望一下以缓解眼睛的疲劳,看到有小船靠近就喊上一嗓子,人家就不会靠近。这年的苗子暂养时段,根本没有发生过一顶点儿事情,这也算我等管苗子的几个小青年都尽心尽职了。

我的养殖渔民生涯是从79年农历初秋到第二年秋末,80年海带进场快要结束的时候,乡广播站要招收一名新闻报道员,是县广播事业局会同乡政府主持公开报考择优录取,我参加了有40多名回乡青年报考的公开招考,有幸被录取,于是就在这年10月结束了我的养殖渔民生涯。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